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善終!》 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黃勝堅是安寧療護專家,陪伴許多...
這過程中,身為院長又是安寧療護專家的他,依舊處心積慮交代母親不打119、不送急診,才能保障父親在家壽終正寢,也更加凸顯,黃勝堅目前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所推動的居家安寧療護的重要性。

首頁
《善終!》 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黃勝堅是安寧療護專家,陪伴許多...
 

觀看數:2005 人

這過程中,身為院長又是安寧療護專家的他,依舊處心積慮交代母親不打119、不送急診,才能保障父親在家壽終正寢,也更加凸顯,黃勝堅目前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所推動的居家安寧療護的重要性。

 


《善終!》 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黃勝堅是安寧療護專家,陪伴許多... 觀看數:2005 人

 

《善終!》

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黃勝堅是安寧療護專家,陪伴許多生命末期病人得以「善終」。
只是脫下白袍,他依舊是人子,最近他送走了胃癌末期的父親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這過程中,身為院長又是安寧療護專家的他,依舊處心積慮交代母親不打119、不送急診,才能保障父親在家壽終正寢,也更加凸顯,黃勝堅目前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所推動的居家安寧療護的重要性。

生命悠悠,死亡不能免,人稱「堅叔」的黃勝堅分享他的善終陪伴故事,供你思考如何預約父母的尊嚴終老。

爸爸87歲之後,他自己決定不再定期健康檢查。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因為若檢查出問題,不治療對不起自己,若治療以他的年紀又難以負荷。

94歲那年,他愈來愈容易疲累,去醫院檢查發現血紅素量過低,我猜測他身體某個地方出了問題,說服他去做胃鏡檢查,檢查結果確認是胃癌末期,6個兄弟姊妹討論之後,決定順其自然,以舒適、尊嚴為目標,只有告訴父親,「不用治療、持續輸血就好」。

為了照顧,我和兄姐們想說服父母搬下山和我們住,但爸爸堅持住山上,後來決定改成兒女每天晚上輪班上山陪伴他們。

有天父親就問:「我是快死了嗎?怎麼每天都有人上山來。」我們只好以媽媽照顧很辛苦為由,推託是回家陪媽媽的。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從確認胃癌末期到辭世之前,爸爸的飲食和過去沒有太大的差異。我交代媽媽不要給爸爸吃太硬的東西,幫他準備比較好消化的即可。基本上,我們吃什麼,爸爸也跟著吃什麼,不過他的會打成泥。

有時候爸爸看到想吃的也會夾起來,只要我們看到就會阻止,但常一不注意,他還是會得逞,後來想想就順著他吧。就這樣過了一年,他到往生前的一個月,都還是跟我們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飯。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一直安然到元宵,原本以為或許還可以撐到端午,但父親卻在沒有預想到的時間點過世。

去年(2013)十、十一月爸爸突然說想捐一台醫療車給醫院,詢問過車商之後,原本預計農曆年後可以交車,因為環保檢驗耗時,又拖延到4月才能進口。當時媽媽就說不知道爸爸能否等到4月,就在我們臨時借了一輛車,以爸爸的名字命名為「登選號」舉行贈車儀式隔天早上,爸爸在睡夢中離開。

事先鋪陳「如果有一天」

其實,我早就在鋪陳「如果有一天」,因為這是人生必然的經歷。

在確認爸爸罹患胃癌末期時,我預測如果沒有大出血,他的狀況應該是會慢慢走下坡,如果大出血就會很快離開,叫救護車也回天乏術,但他們還是會急救,這時候急救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我事先已經跟媽媽確認過,遇到緊急狀況時,媽媽同意爸爸不施予任何急救,我跟她說,當爸爸有狀況時,若還有脈搏,就找家裡的司機送他去金山醫院,因為救護車不能越區,所以不能打119,而且119弟兄來一定還是會急救。

我也交代好司機,一旦送金山醫院,先通知他的主治醫師,送到普通病房,不要送急診。因為送急診不一定熟悉父親病情,家屬說不清楚,急診醫師也不明瞭病人的意向,無法做出最好的決策。身為醫生的我,雖然無法治癒癌症,至少可以事先安排鋪陳可能發生的狀況,讓爸爸走得舒適尊嚴。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照顧五十幾位病人,依他們心願在家裡往生。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人在瀕死最需要的不是治療,而是心靈的照顧

病人常常在教導我。

我曾經被家屬罵過,他是很真心的罵我。他希望父親接受安寧照護,我問他是否考慮轉到安寧病房,也向他說明,若是安寧病房的醫護品質可以做到100分,一般病房的護理師大概只能做到70分。

一聽完,他當場哭說我是要趕他走,但我從沒有趕他走的意思,而是擔心我們的照護不周。他說,爸爸已經在這邊住了12天,不知道還有幾天好活,好不容易和住院醫師、護理師都建立好信任關係,終於可以安心住下去,如果轉到安寧病房,不知又要花多少時間再重新建立起。聽完,我當場跟他道歉,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是家屬的負擔,也沒想過「信任」這麼重要。

死亡的每個細節,如果沒有信任,會讓病人、家屬不安。

我跟那個家屬說,要將每一天都當作是父親生命的最後一天,跟父親說心裡想說的話。他真的做了,一開始站著講,後來坐著講,最後是跪著講。那位病人在凌晨5點多走了,護理長打電話通知我,我問是否有幫他做急救?她說沒有,但病人的兒子在旁邊。

我和他通電話說對不起,因為有一個很重要的演講,演講完馬上趕回醫院看他爸爸。一進往生室,他馬上跪下抱著我的大腿,感謝我要他跟爸爸說心裡想說的話,讓他可以在這十天內將想說的話說完。他們全家都旅居日本,有一天總機轉來一通電話,原來是他,他不好意思地說他回到台灣,想到爸爸,不知道可以跟誰說,第一個想到我,於是我們在電話中聊了大概40分鐘。

病人和家屬的需求,不是身體病痛的需求,而是心靈上的,這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直接把電話號碼給病人家屬

要做到讓病人安心在家裡度過人生最後的時光,除了答應他們定期到家裡往診之外,還要交出醫生或護理長的手機號碼,才能讓病人與家屬安心。

因為一開始,我們就遇到狀況。我們請家屬有狀況打電話到醫院24小時專線,結果沒有用,第一個案例就垮了。

那次,晚上值班的護理師剛休假回來上班,即使家屬再三拜託,也說醫生說若遇到緊急狀況只要打這個專線不用去醫院,她依舊按照不會犯錯的標準答案,請家屬帶病人到醫院,後來就收到投訴單。隔幾天,我請同仁交出電話號碼,讓病人、家屬安心。

剛開始大家都反對,我請他們將心比心站在病人和家屬的立場著想,說服他們先試兩個案例,如果我們被騷擾,表示台灣沒本錢做這件事。

到目前為止,我們只接過兩次電話。一次是接近清晨,病人家屬打電話給護理長,護理長了解狀況後請家屬放心,並答應一早會盡早過去拜訪;另一次,病人的爸爸本來答應,不送病人到醫院,但當他真的病危,媽媽半夜3點左右打電話給護理長,護理長答應馬上趕過去陪伴他們,一直到6點半病人離開。

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除了這兩通電話之外,我們從來沒有在半夜接到電話;反而發現,在半夜往生的病人家屬都忍到隔天早上才打電話通知醫生,不忍心打擾醫生,因為家屬都清楚醫生到了也幫不上忙。

沒錯,我是醫院院長,有醫療資源,但有醫療資源的人不見得都想這麼做;而沒有醫療資源的一般人,只要事先好好計劃鋪陳,而且找到一位醫生願意去做居家往診探訪,在家善終的心願是可以達成的。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善終!》 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黃勝堅是安寧療護專家,陪伴許多...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