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哥哥帶7歲流浪女孩回家,嫂子善待她如親生女兒,可在十六年後她新婚當天嫂子竟拿出「這個東西」給她…
當泛黃的曾經,烙印下永恆的記憶,輕輕地沉入心底。飛雪飄盡,散落漫天的銀輝,那一瞬的光亮,彷彿穿越了千萬年的黑暗,將那些塵封已久的心事在剎那間綻放。 十六年前一個雪夜,哥哥從深山打獵回來,獵物沒有打到,

首頁
哥哥帶7歲流浪女孩回家,嫂子善待她如親生女兒,可在十六年後她新婚當天嫂子竟拿出「這個東西」給她…
 

觀看數:39875 人

當泛黃的曾經,烙印下永恆的記憶,輕輕地沉入心底。飛雪飄盡,散落漫天的銀輝,那一瞬的光亮,彷彿穿越了千萬年的黑暗,將那些塵封已久的心事在剎那間綻放。 十六年前一個雪夜,哥哥從深山打獵回來,獵物沒有打到,

 


哥哥帶7歲流浪女孩回家,嫂子善待她如親生女兒,可在十六年後她新婚當天嫂子竟拿出「這個東西」給她… 觀看數:39875 人

 

當泛黃的曾經,烙印下永恆的記憶,輕輕地沉入心底。飛雪飄盡,散落漫天的銀輝,那一瞬的光亮,彷彿穿越了千萬年的黑暗,將那些塵封已久的心事在剎那間綻放。

哥哥帶7歲流浪女孩回家,嫂子善待她如親生女兒,可在十六年後她新婚當天嫂子竟拿出「這個東西」給她...

十六年前一個雪夜,哥哥從深山打獵回來,獵物沒有打到,卻揹回來一個手腳都凍裂的小姑娘。哥哥話並不多,隻交待嫂子快些給女孩換身衣服再洗洗。

嫂子看小女孩驚恐的躲在牆角,蓬亂的頭髮幾乎遮住了那雙並不很大卻很漂亮的眼睛,身上的衣服幾乎棉絮露出來好多,一雙露腳趾頭的棉靴幾乎是套在她的腳上,嫂子想幫她脫下棉靴洗腳之時,卻發現雪水已經早已滲透了棉靴,整個小腳丫凍成了紫蘿蔔,嫂子一邊拿剪刀剪那雙破舊不堪的棉靴,一會一回頭擦去滴落腮邊的淚滴。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嫂子剪完棉靴,隨即去院子裡端一盆雪,使勁給孩子拿手搓著。

那天晚上,嫂子一夜沒睡,她看女孩睡下,就開始連夜給女孩做了一雙棉靴。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嫂子已經把一雙嶄新的棉靴放在了女孩的被窩前。

女孩留了下來,嫂子更是把她視如己出。半月後,嫂子給女孩縫製了和我一模一樣有著荷花邊的書包,讓她和我去了同一所學校。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女孩幾乎不怎麼說話,有時聽她說話,還操著一口外地口音。哥哥說了那天的經過,打獵回來的時候,經過年久失修看護林園的房子時,聽到了女孩的哭聲,當哥哥進去才發現女孩的面前躺著一具女人的屍體,屍體已經死去幾日,地上散落著幾塊生紅薯,女孩隻是一味的哭泣,女人脫下了所有禦寒的衣服,都給女孩套在了身上。如果不是哥哥正好途經那裡,女孩不是餓死就是凍死。哥哥把女孩嘴裡口口聲聲的母親掩埋後背著女孩回了家。從那天嫂子讓我喊她小丫。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小丫很聰明,學習拉下那麼多,隻要不會的題我稍一講解,小丫就能做出來。隻要下雨陰天,身懷六甲的嫂子就會去學校接我們。我說我能照顧小丫,就不用嫂子來接我們了,因為我比哥哥小很多歲,大哥和父親外出打獵,一直皆無音頻。一直是二哥把我養大,自從嫂子進門後,我就感覺自己進了天堂,嫂子做的一手好針線活,嫂子進門後,我再也沒有穿過破洞的衣服,就是有破洞嫂子也會拿繡花針給我綉一隻活靈活現的小動物。

我和小丫初中時就開始住校,嫂子不管颳風下雨,總會背著侄子跑十幾裏山路給我們送鹹菜過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哥哥為了養活我們,就去了遠方小城打工貼補家用,我們隻要回家,嫂子總會給我和小丫做一碗豆花吃,侄子總會在一邊看著,我把碗端給侄子,侄子總說自己每天吃,讓我們吃。有一次學校拿學雜費,我就提前回家,到家時正好是飯點,當我看到飯桌上那碗鹹蘿蔔條時,我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眼淚。從那次,隻要回家,嫂子給我做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