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妻子身上總有傷痕,我偷偷跟蹤卻發現家裡生活著第三人
1. 男人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妻子小小正坐在沙發上發獃。 「怎麼了嗎?」男人放下手裡的公文包問道,「有什...

首頁
妻子身上總有傷痕,我偷偷跟蹤卻發現家裡生活著第三人
 

觀看數:1172 人

1. 男人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妻子小小正坐在沙發上發獃。 「怎麼了嗎?」男人放下手裡的公文包問道,「有什...

 


妻子身上總有傷痕,我偷偷跟蹤卻發現家裡生活著第三人 觀看數:1172 人

 

 

1.

男人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妻子小小正坐在沙發上發獃。

「怎麼了嗎?」男人放下手裡的公文包問道,「有什麼心事?」

「啊!」小小聽到男人的聲音猛地回頭,「沒,沒什麼。你今天工作結束得這麼早?」

「哦,沒什麼事兒。」聽到妻子的詢問,男人不自然地回道,「最近不忙。」

「那你先坐著,我去給你做飯。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知道男人不喜歡自己插手他的工作,小小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等一下吧,老婆。」男人突然伸出手拉住妻子,「陪我說會兒話。」

「啊?」小小愣了愣,忙點頭應下了。

「老婆……」男人扯著妻子甚為粗糙的雙手喃喃道,「這些年辛苦你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怎麼好好的說這些話?」小小不動聲色地抽出雙手,「倒顯得我們夫妻之間格外生分。」

「呵呵,」男人笑了笑,「我們之間怎麼會生分呢?」

「是……出了什麼事情嗎?」小小小心翼翼地問道,眸子里盛滿了擔憂。 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哦……」男人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沒什麼。就是……最近公司里裁員,不少老朋友都被開除了呢……」

「這樣啊……」小小的眸子緊了緊,又忽而放開,「這也沒什麼啊,興許離開了,會有更好的發展呢!」

見小小的臉色不太好,男人又忙反過來安慰起了她,「也對啊!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嘛!幸運的是,你老公我的工作不好好的嘛!」

「對啊!好好的!好好的!」聽到這,小小狠狠地鬆了一口氣,「好好的就行!」

「你啊,也該好好保養保養了!你看看你這手,粗糙得像個大老爺們兒!」男人說著,再次拉起妻子的手,滿眼都是疼惜,「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工作,讓你早日過上好日子。」

「嗯嗯……」,小小站起身往廚房裡跑,「你坐!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男人看著空落落的手心,心裡一陣悵然……小小這是怎麼了? 難道……她知道了什麼?

2.

男人看著手邊破舊的公文包眯了眯眼睛,思緒散回到了不久前的公司例會上。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小杜啊,你是公司的老人兒了,公司是真捨不得你離開啊!可是你看看,公司連端茶的小妹都是大學生了,你這高中學歷,實在是太低了啊……」

是的,男人在三個月前就被公司解僱了。

可是,他實在是不敢跟妻子開口。家裡的房子車子是按揭的,他父母又都身體不好常年吃藥,日子過得本來就緊巴巴的,他哪兒敢開口說自己被開除了啊!

尤其是他那個丈母娘,張口閉口就是錢,就連生孩子都不讓他們提上日程。

「你看看你,每個月就拿那點錢,日子都過不下去了,怎麼還好意思說要生孩子啊!」

想到這,男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這三個月里,他發了瘋的找兼職,干零活,硬生生地把工資給湊齊了按時上交,這才沒有露餡兒。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可最近這幾天,兼職少得可憐,連工地都不需要臨時工了,他能怎麼辦?

男人嘆了口氣,望著廚房忙碌的妻子,左右為難。說出來吧,不但無濟於事還給妻子添堵,日子本來就難過,她已經夠辛苦了。不說吧,他又到哪兒去湊齊這個月的工資呢!

看著外麵灰濛濛的天兒,男人只覺得都要喘不過起來了。

「小小……」,男人走向忙碌的妻子終究開了口,「其實……我也被開除了。」

「你說什麼?!」妻子猛地轉過頭來,「你說的都是真的?!」

見男人不做聲,妻子小小狠狠地扯下身上的圍裙咆哮道,「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嫁給你這麼久,我省吃儉用,我孝敬父母,向來是應為主,我說什麼了我!現在,你竟然告訴我你還被開除了!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妻子哭著,不顧阻攔的就往門外跑,「離婚!離婚!」

「小小,小小!你別走!你別這樣……我會努力的!你別走……」

3.

「哐啷——」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把男人驚得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他摸了摸滿頭的冷汗,后怕地喃喃道,「原來只是一場夢,一場夢……」

「抱歉。」妻子小小從廚房露出頭來笑道,「手滑了,把盤子碎了一個,嚇著你了吧?」

「沒……沒什麼。」男人結結巴巴地轉移話題,「那個,麵條好了嗎?」

「好了。」妻子笑著端出一碗麵條,「快趁熱吃吧!」

「嗯!嗯!」男人看著面前笑容滿面的妻子趕緊低下了頭,不能說!千萬不能說!不然,噩夢就會成真的!

「你脖子上……是什麼?」猛地,男人瞥到了妻子脖子上的一抹痕迹皺眉道。

「啊?」妻子驚慌地叫了一聲,企圖用頭髮蓋住阿土的目光所到之處,可男人犀利的目光卻不給她任何掩飾的機會。

「看著,倒像是……吻痕呢……」男人心裡冷了一片,面上卻強顏歡笑。

「你胡說什麼呢!」妻子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這是我早上洗澡的時候浴巾留下的!」

「我就開個玩笑,你幹嘛這麼生氣啊!」男人按壓下心中的不快,「你是什麼樣的人,我當然知道了。」

「老公……」妻子的聲音低低傳來,「你知道的,我只屬於你。自從你我相識以來,我就打定了注意要永遠愛你,永遠陪在你身邊的。所以,你不要這麼懷疑我,好嗎?」

見妻子如此,男人心裡更加疑惑起來,今天的妻子……似乎格外不同。

「小小,你永遠不會離開我的吧?」看著面前的愛妻,男人不自覺地開口。

「當然,只要你還需要我,那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毫不猶豫地,小小便脫口而出。

男人聽了,不自然地笑了起來……若真如她所說,那那抹吻痕又是怎麼回事呢?

4.

男人醒來的時候,天空仍舊是灰濛濛的一片。沒了工作的他,連什麼日子都記不清了。

「醒了?」小小站在門口笑道,「睡得好嗎?我做了早餐,要吃點嗎?」

「哦!不了!」男人揉了揉雜亂的頭髮,迫使自己不去看她脖子上已經淺淡的紅痕,「快遲到了,我要趕緊去上班了。」

男人說著,拎起旁邊破舊的公文包,迅速逃離了出去。

客廳里,小小獃獃地看著關上的房門,心裡一片嘆息。

「呦,眉頭皺得那麼緊,是不是在想我阿土啊?」門突然被推開,一張充滿邪氣的笑臉暴露在了小小面前。

「又是你?!」小小看著面前不懷好意的男人冷聲道,「我以為你不會再出現了。」

「呵呵……」阿土也不生氣,「怎麼?我們剛上過床你就想甩了我?」

「你!」小小咬牙切齒道,「你難道不怕他發現我們的事情嗎?」

「我怕什麼?」阿土聳了聳肩,「你一個偷情的女人,他尚且天天面對著你溫柔如水,怎麼就不能看見我了呢?」

「你也配和我相提並論?」

「哈哈……」阿土聽到這話不怒反笑,「怎麼?你就認定你比我在他心裡更重要?可惜啊,我能站在這裡就說明,他也是離不開我的。你可別忘了,我們之間的兄弟情,可不比你們所謂的夫妻情短。」

「你這個瘋子!」小小轉過身去,「你給我滾開!滾開!」

「小小,你何必這麼排斥我呢!」阿土上前一步,「事實上,我和那個男人沒有什麼分別啊,甚至比他更強,更愛你!」

「不!我絕不!」小小猛地甩開阿土的手臂道,「你是你!他是他!儘管你們相貌相同,可我心裡清楚,你不是他!不是!」

「那又怎麼樣呢!」阿土大聲吼道,「他這輩子都別想擺脫掉我!」

「阿土,我求你……」小小終於淚流滿面,「別逼我了,不要這麼對我好嗎?我不想……我不想背叛他……」

「小小,你別哭了……」阿土見小小掉了眼淚,忙軟了下來,「你不用如此自責,不論是作為妻子的你,還是作為兄弟的我,我們都不想傷害他不是嗎?可是小小,感情的事情……也不是我說了算得啊!」

「感情?」小小聽了嗤笑道,「阿土,你確定嗎?你確定你這樣的身份也配談感情?你敢對他說嗎?你敢戳破這一切嗎?」

5.

一句話,阿土的整個人都冷了下來。

怎麼?他不配與這個女人談感情嗎?就因為……那虛無縹緲的兄弟情?

那個男人,那個懦弱無能的男人。若沒有他的幫助,他能順利畢業嗎?能順利找到工作嗎?能順利建立家庭嗎?

那個男人,有了事情只會退縮!只會低頭!要不是自己在他身邊時刻提醒著他,他只會是個一無是處的笨蛋!

而他這一生做的唯一件對的事情,便是帶著面前的這個女人……闖入了他們彼此的世界。

阿土現在都忘不了初見小小的那一日。

那日,因為男人的再一次退縮,讓他又無奈地站出來幫他收拾亂攤子。

彼時的小小,身著一襲白色連衣裙,巧笑嫣然地沖他微笑,「累了吧?需要甜點嗎?」

簡短的話語,溫柔的話語,讓他墜落其中,無法自拔。

阿土知道,他有著一張和男人相同的臉,這讓他既高興又失落。高興的是,他也能借著這張臉靠近如此美好的人兒,失落的是,他終究無法光明正大的面對她。

而不久后的某天,阿土突然發現,男人見自己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他知道,那個叫小小的女孩子已經慢慢佔據了他的心,讓他漸漸地不再需要他了。

這麼多年的付出卻被慢慢遺忘,阿土是不甘的。而那個女孩的溫柔如水,阿土是不舍的。

因此,在男人因為尋找兼職手足無措的時候,阿土再一次出現了。

這一次,阿土終究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頂著一張與男人相同的臉撲向了小小……

「小小,小小,我是真的喜歡你啊……」阿土蹲下身去,慌亂地抱住痛哭的小小。

「你放開我!」小小猛地咆哮道,「你難道還要像那天一樣強迫我嗎!我寧願去死!去死!」

阿土震驚地看著地上躲閃不及的小小喃喃道,「去死,你寧願去死?!……原來,他竟然讓你對他用情如此之深……可是小小,終有一天你會明白,你和我,才是一路人……」

阿土說著,失魂落魄地離開了……是不是他這輩子,都不能為自己活一次?

6.

男人回到家的時候,妻子小小又坐在沙發上發獃。

「你到底怎麼了?」男人放下破舊的公文包坐了下來,「你最近太反常了……」

「沒,沒什麼啊!」妻子被男人的歸家似乎嚇了一大跳,「你……你回來了?」

「嗯。」男人不自覺地扯了扯領帶,心裡一片煩躁。今天,他又沒有找到什麼活兒干……

「想吃點什麼?」妻子站起來問道,「我去給你做……」

「你的手腕怎麼了?」男人驚詫地看著妻子的手腕,那裡,有一條紅紅的印子觸目驚心,可見其產生的力度有多麼大。

「沒事,沒事……」妻子急忙收回手臂,眼眶裡儘是慌亂。

看著妻子急切無措的模樣,男人的腦海里猛地跳出那抹吻痕。

「難道……她背著我和別的男人……」念頭一出,男人的大腦再也控制不住了。

懷疑這個東西猶如拆毛衣,一旦有了開始,便輕輕鬆鬆撕扯開來。時不時的發獃,莫名其妙的痕迹,躲躲閃閃的目光,手足無措的舉動……這些奇奇怪怪的現象,突然就有了理由……

男人的目光落到自己的皮鞋上,因為連日的奔波,那裡已經有了即將磨破的痕迹,看著讓人想發笑。

他累死累活的掙錢,她竟然……背叛自己?若是真的,那個男人會是誰呢?據他所知,小小是不怎麼出門的啊!難道……

「老公,你……你還好吧?」妻子看著臉色突變的男人結結巴巴的開口,一臉忐忑。

「挺好的呀!」男人按壓住心中的驚濤駭浪,面色溫柔的摸了摸妻子的頭髮,「不用麻煩做什麼吃的了,今天累死了,想早點休息嘍!」

見男人臉色緩和,對面的妻子似乎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她答應著跑進卧室收拾床鋪,獨留男人一個。

在妻子轉頭的那一瞬間,男人的臉立時冷了下來,一雙眸子眯了眯,迸發出駭人的光芒……

7.

又是灰濛濛的一天,亦如男人壓抑煩躁的心。

「你來了。」男人看著對面滿臉邪笑的哥們兒,「看見你真好。」

「呵呵……」阿土挑了挑眉毛,「怎麼?又遇到什麼問題了?」

男人低眸,沒有作答。

「莫不是你的小妻子出了問題?」

「你怎麼知道?」男人猛地站起來,眼裡的保護欲甚為強烈。

「嘿!哥們兒!」阿土一臉好笑,「你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嗎?我可是你最忠實的夥伴兒。」

男人皺了皺眉,緩緩坐了下來,一臉沮喪。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你第一次阻攔我介入你的生活。」阿土的面色突然冷了下來,「怎麼?你覺得,你不再需要我的幫助了?」

男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死抿嘴唇,久久沒有回話。

阿土也不著急,只直直地望著他,頗有魚死網破的模樣。

「當然不是了。」男人終究開了口,「我怎麼會不需要你呢?」

「哈哈……」阿土拍了拍手,眼裡儘是狂妄。

「那麼你覺得,我的妻子,到底怎麼了呢?」忽略掉對面阿土的狂妄,男人一臉茫然的問道。

「說不定……」阿土的狂笑聲猛地頓住。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妻子身上總有傷痕,我偷偷跟蹤卻發現家裡生活著第三人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