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24歲的小妍躺在床上臉色慘白,...

首頁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觀看數:1459 人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24歲的小妍躺在床上臉色慘白,...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觀看數:1459 人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15276876779160.jpg

24歲的小妍躺在床上臉色慘白,連嘴唇都失去了幾日前的紅潤,生命的活力就像是海綿里的水被時間擠得就要乾涸,他把溫熱的手撫到女人的額頭,愛戀的目光一刻也不想離開。

「金浩,我不怕死,可是我害怕沒有你。」女人的眼睛直直地望著男人的臉,用最後的一點氣力說。

「小妍,我知道,我會一直陪著你。」25歲的男人用力握著女人的手,語氣堅定地說。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男人走到冰箱前取出來一瓶藍色藥液,溫柔地擼起女人的衣袖,藍色液體一點點流入了女人的靜脈。

片刻後,女人就進入了自己無法醒來的夢鄉。

廠房,房屋新建、整修、空間設計規劃專家!➢

一、等待

「新科醫用」超市已經開業兩年了,這是自己多年鑽研的成果,如果說是為了現在的成功,不如說是為了熬過漫長等待時間的手段而已。

自己的「新科醫用」只是簡單的外科用品,比如纖纖玉手、滑輪膝蓋、裸玉美足、白膚襯裡、褐膚襯裡、元寶耳、挺挺玉立套色鼻等等。大凡人們外觀能看得到的身體部件是應有盡有,所以自開業來自己的銷售業績是直線飆升、前景看好。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金大教授,我的研究成功了,你的小妍可以甦醒了!」一個男子興奮得走了調的聲音從手機中傳過來。

「真的?謝謝你王強!謝謝你呀!」金浩擦著興奮的眼淚不停地說著感謝的話。

五十年前金浩、王強、小妍是醫科大學的同學,金浩專攻骨外科,王強和小妍學的是腫瘤科。三個人高中時就是同學,金浩和王強都喜歡聰明俊秀的小妍,只是小妍把橄欖枝伸向了忠厚誠實的金浩,雖說王強在愛情上輸了一個回合,可是三個人的友情依然牢不可破。

大學五年的生活即將結束,三個好朋友互相鼓勵著要考研,然後再考博,一定要在醫學科學方面學有所成,為解除患者病痛不懈地努力。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上天就是這樣捉弄人,就在三個好朋友興致盎然地憧憬著未來的時候,小妍被檢查出患了乳腺癌,而且是晚期,生命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幾個月的時間。

晴天霹靂一樣,三個人陷入了震驚、悲痛、失望的漩渦,一個多月後,三個人都慢慢地學會了面對和接受,就像很多絕症患者的家屬一樣,奔走在求醫的道路上,來來回回反反覆復,所有醫院都以只能順其自然做了最後的結論。

王強和小妍一直都在研究人類如何攻克癌症這一課題,不只是本科的畢業論文,就是研究生的畢業論文都想選這個題目,在他們的心中,現代醫學一定能戰勝癌症,這是他們對飛速發展的醫學的自信,更是對自己的自信。

眼看著小妍一天天衰弱下去,金浩和王強私下商量著辦法,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香消玉殞吧?雖說科學早晚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需要過程和時間,可是小妍等不及了!唯一的選擇就是在小妍的肌體功能尚好的時候完整地保存起來,等到科學攻克癌症後再做治療。

兩個人同時想到了冷凍保存的辦法,只是並沒有告訴小妍實情,小妍的爸爸媽媽見沒有其他治療辦法,只好做了這兩個「醫學狂人」的幫凶。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二、祈盼

今年76歲的王強雖說比金浩大一歲,可是精神頭和面相都好過金浩。

當年兩個人冷凍了小妍後,都考取了研究生,後來又考上了博士,再後來,兩個醫學博士都被國內著名的GH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錄用。工作生涯中,兩個人都從普通醫師晉級為教授,又從普通醫生晉升為科主任直到退休。

兩個人的工作軌跡基本相同,可是生活軌跡卻是大相逕庭。

王強28歲時和一名研究生同學喜結連理,婚後一直過著甜蜜幸福的小日子,如今兒子功成名就,孫女乖巧可人,這是一個普通的也是快樂的三代同堂的家庭。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金浩一直默默地等著小妍的甦醒,金家父母怎麼勸說也是無濟於事,直到兩位老人去世也沒有看到兒子成家立業。自從金家父母去世後,金浩一個人孤獨地生活著,沒退休前一直在班上忙,退休後就專心研究自己的專業,終於在73歲時,如願地開了自己的「新科醫用」超市。

金浩自從接到王強的電話,這心裡頭就長了草,一天天盼著叫醒小妍的行動早點實施,怎奈王強還要做一些穩妥的準備工作才行,還得組建好一流的手術團隊。

金浩從沒有覺得日子這樣難捱,一分一秒地盯著時間,心竟像剛動情的小夥子一樣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自己心裡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五十年都過去了,現在只有幾天的等待反而越發控制不了自己了,鄭重地仰起頭,沒有流出來的眼淚硬生生憋了回去。

王強的電話在金浩不停的糾結中打了過來,「我已經和院長請示了,院長准許甦醒小妍的工作作為咱們醫院腫瘤治療試驗項目,我被准許特邀參加。醫院會配備最強幹的團體保證甦醒的過程和後續的治療,你明天八點準時到三樓手術室。」

七點過一點,金浩就迫不及待地在手術室門前等候著。他要看著小妍走過的每一段路程,要以家屬的名義親自送小妍去手術室,現在小妍的父母已經離世,自己是她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醫院儲存活人的冰箱門被慢慢打開,一個被綠色消毒單裹著的人被兩個護士推了出來。在行走途中,一個健步如飛的老人追了過來,他接替了護士的工作,緩緩地推著仍然冷凍著的人一步步走向手術室。

三、醒來

手術室的門終於開了,最先出來的王強向金浩豎起了大拇指,金浩的心一下子落了地。接下來就是後續治療,最先的一周是在重症治療室里由醫生和護士日夜看護,然後一周是一級護理,然後轉入普通病房。

一個月後,小妍完好無損地出院了,不只是醒過來了,身上的癌細胞統統消失不見,這是醫學史上的奇蹟,開闢了冷凍復活治療的新紀元。

小妍的意識剛剛甦醒時,第一時間就想起了金浩,想起了美好的高中、大學時光,可是看到金浩的一剎那,怎麼也和自己心中的戀人對不上號,金浩含著熱淚向她敞開懷抱的時候,她是那樣的戰戰兢兢不敢靠近,她錯誤地認為自己只是昏迷了幾天後的甦醒,事實是她整整沉睡了五十年。

金浩終於把小妍帶回來了,這是金浩五十年中最大的願望,儘管小妍一下子不能適應這個已經天翻地覆的新環境,金浩相信,自己會讓小妍適應並接受的。

小妍跟著金浩走進了78層四室兩廳180平方米的私人住宅。

「教授,您回來了,我真的很著急的。」一個年輕女孩子撅起小嘴甜甜地說,順手從門廳的鞋櫃里取出來金浩的拖鞋。

金浩返回身把小妍先讓進屋,自己從背包中取出來新買的女士拖鞋遞給了小妍。

「念念,去讓阿婆準備午飯吧。」金浩吩咐著小姑娘。

小姑娘脆快地答應著,歡天喜地地跑去了另一個房間。

小妍看著念念的背影一陣發獃,自己真的是恍惚了?自己視力有問題了?不會吧?

這是一間寬敞明亮的正向臥室,寬大的雙人床有著咖啡色真皮床頭,天藍色小碎花的床罩配上水藍色波紋樣的窗簾,純白的衣櫃、藕荷色的一對心形沙發,床頭方向是銀灰色帶黃色小花的壁紙,床腳對過的牆上掛著一面褐色玻璃鏡,不對,應該是大螢幕的電視。

這是小妍一直想要的房間。

當年她一遍遍在金浩耳邊碎碎念,設想著他們結婚時房子的裝修風格,只是這樣一個超巨幅電視是自己沒法想像的,難為他這麼多年還記得這些。

「金教授,吃飯了。」隨著呼喚聲,走過來一位端莊秀氣的中年女人。

小妍用力揉揉眼睛,這明明就是金嬸啊?為什麼還這麼年輕?怎麼還管金浩叫教授?真是把自己弄糊塗了。

純白的大理石餐桌上,只有對面放著的兩雙碗筷,四菜一湯香氣撲鼻,兩個人相對而坐,中年婦人和念念分立兩旁,眼睛不偏不倚地看著準備吃飯的兩個人。

小妍的目光在站著的兩個人身上漂移,坐立不安的樣子讓金浩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扯了扯,金浩示意小妍先吃飯,然後再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詳細地告訴她。

四、機器人

原來金浩家的中年婦女和年輕女孩都是高智能的機器人,中年婦女的底板就是金浩的媽媽,女輕女孩的底板就是小妍。

國家有明文規定,定製機器人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各個型號、各種性能、各種需求都可以定製。如果需要將機器人模模擬人製作就有一定的具體要求:

一是被模仿者必須是定製人的直系親屬、配偶、戀人,被模仿者自己(或者主要親人)要簽名同意;二是被模仿者的智能要求需要定製人按照意願提供性格特點、智商等級、語言級別等。

小妍被冷凍二十年後,國家的機器人行業如火如荼,大批的高智能機器人走進家庭。金家父母和小妍的父母見金浩整日不知疲倦地工作,45歲的他絲毫也不知道料理自己的生活,心裡是放不下的惦記和擔憂。最後,金家父母和小妍的父母也趕了回時髦,私自給金浩家定製了兩個機器人。

幸虧這樣,才使金浩不至於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到今天。

金浩60至65歲的五年間,四個老人相繼離世,金浩失去親人這段孤單和寂寞的日子都是兩個機器人幫助度過的難關。金浩每隔一段時間就替兩個機器人升級,目前的兩個機器人好似有真人思維一樣,有時候金浩都犯了迷糊,似乎這兩個就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

念念今年升級後智商突增,她竟有了人類的感情。

念念看到小妍走進屋門的一剎那,她覺得是看到了自己,更準確的說,她是看到了她一直模仿的真人回來了。她絲毫沒有高興的感覺,看到金浩對小妍的無微不至,她的小腦袋中竟有酸酸的感覺在作怪。

「小妍,我們無論怎麼先進,我們都只是機器人,我們不能像人一樣的生活,我們只能輔助他們去改善生活,別以為你的小心思我看不出來。」阿婆一臉嚴肅地對念念說。

「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了,我感覺到了痛苦,我是不是被安裝了變成真人的程序?」念念望著阿婆無奈又痛苦地說。

「傻孩子,這是你自動升級造成的,聽我們的製造商說,如果我們每年更新升級,智商會越來越接近人類,但是必須是人類把關的正常升級。機器人自己自動升級的話,短期內智商劇增,可是會有危險,一旦出現了人類的情感,機器晶片的壽命就要到頭了。」

「阿婆,你是說我就快死了!如果不是我自動升級,他不會允許我有感情的,我也是不得已啊!」

阿婆什麼都沒有說,也許這就是機器人的宿命,人可以為自己愛戀的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誰說機器人就不能呢?

念念是一個固執多情的智能機器人,只可惜金浩教授不明白,這個陪著他度過了三十年的念念,他只當她是機器人,她卻把他當做自己的愛人。

五、錯位

小妍來到金浩家已經二個月了,自己還是二十四歲的心態和處事,自己生命中的經歷只局限在大學時光,新的環境和人群彷彿離自己好遙遠。金浩的思維與時代同步,自己與他之間有一道深深的溝壑難以填平。

金浩感覺到了小妍的不適應,畢竟自己比他多走過五十年的生活軌跡。為了讓小妍更好融入生活,金浩鼓勵小妍約朋友四處走走轉轉,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金浩心裡很想陪在小妍身邊,但是看見小妍看自己時陌生的目光,如果兩個人走在路上一定會被認為是祖孫倆,還是給小妍一個自由的空間好。

小妍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頭,這麼大的城市街道上人並不多,原來那些琳琅滿目的服裝店、禮品店都被精緻裝修的一個個小空間取締。

小妍好奇地走進了這些小空間,看看這到底是什麼高科技。屋裡只有一位服務小姐,見她走進店就迎過來,接下來給她一大沓子圖片和一個平板電腦。她看著圖片上讓人眼花繚亂的服裝、鞋帽、箱包、化妝品等等,真是品目繁多應有盡有,可怎麼實地試用呢?

小妍順手點一下一套裙裝,服務小姐遞過來一個全封閉的眼罩,小妍在服務小姐的示意下戴上,然後自己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自己如同在另一個空間裡,那是一個超大的商店,只有自己一個顧客,自己隨便看、隨便試穿、隨便挑選,簡直是太爽了。

小妍摘下眼罩就又回到了這個小小的店面,她示意服務小姐要購買這套裙裝,服務小姐只是讓她圈了記號填好收貨地址,讓她回家等到服裝送到再付款。

小妍覺得這樣的商店好奇怪,突發奇想地想去金浩的商店看看。照著金浩以前給的地址,她打車去了「新科醫用」超市,這個超市非常大,逛的人也非常多,與服裝超市截然不同。

雖然櫃檯的燈光色彩都調整得恰到好處,可是小妍還是被眼前的情景嚇到了。

一個美貌女子竟拿著一條手臂一直與自己的比量著,一個男人饒有興致地挑選高高鼻樑的鼻子,還有不少人對褐色的皮膚好像極有興趣。小妍覺得自己的胸口有想吐的感覺,急忙跑到外面蹲在門口不停地嘔著。

冷靜下來的小妍茫然地盯著超市門口,忽然的一個發現讓她更是大驚失色,門口進進出出的男女同樣相貌的人非常多,難道這個世界可以自由選擇長相?還有什麼不能選擇的嗎?

小妍茫然地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自己不屬於這裡。

六、紛亂

小妍逛了一天的街很是疲累,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睡下了,忽然有聲音把自己吵醒了,這聲音一會高一會低,好像是人為壓抑著怕別人聽見。小妍的睡意一下子沒了,悄悄地起床來到了門邊,聲音從對過的門前傳過來。

「自從她回來,你就不讓我進你的房間,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這麼多年來我陪伴你的日子,你都忘記了?」念念的聲音中有感情的流露。

「念念,我以前也是把你當成她的,這你是知道的呀?」金浩的聲音壓得很低,估計是怕對過房間裡的小妍聽到。

「我知道我只是她的複製品,可是我卻有了自己的感情,我也不想這樣啊!我好嫉妒她。」

「千萬不可以,你要是有了人類的感情,你的壽命就要結束了,我明天送你去維修。」

「我才不怕,如果你也能對我好點,我馬上報廢也值得。」

「這怎麼可以,我不會讓你死。」金浩竟真的有點著急地說。

「她才是你幾年的女朋友,你為了他守了五十年,我守候陪伴你三十年,你都不曾動心?」念念哽咽著說。

「你雖然像她,但你不是她,樣子可以複製,感情不可以複製啊!」金浩近乎帶著哭腔說。

「感情是陪伴來的,不是憑空想的,她對你還像以前嗎?三十年的陪伴,我的生命中你已經不可缺少,她的生命中缺你嗎?我看她已經不愛你了!」念念有些激動地說著。

接下來,是無聲的沉默。

小妍開始認真地反思:自己還愛金浩嗎?年輕時甜蜜的時光總是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自己記憶中的金浩不是眼前年過七旬的老人。儘管這個金浩為自己付出那麼多,可是自己的心裡怎麼也沒有愛的感覺。

是自己太無情了,還是時間已經拉開了自己和金浩的距離?

小妍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夢中的自己和金浩徜徉在碧藍的大海邊。沙灘上嬉鬧的孩子、膩在一起的情侶、悠閒散步的老人,這一切是那麼清晰又那麼的溫馨,暖暖的感覺圍繞在身邊。小妍幸福地把頭貼在了金浩的胸膛上,金浩小聲地和自己說著悄悄話,怎麼用力都聽不清楚,只能用力聽。

感覺自己的脖子被卡住一樣,疼痛的感覺讓自己一下子清醒過來,透過窗簾縫隙射進來點點光亮,就是這一點點亮光足以讓小妍看清了面對的情形。

這是一張憤怒的臉,這是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她的手也是纖細白皙,可是力度卻大得驚人。小妍感覺自己的脖子就要斷了,呼吸也開始困難。意識尚未喪失前,小妍清楚念念的做法是為什麼,就讓她替自己好好愛他吧!也許這才是最好的結局。

小妍不再掙扎,小妍平靜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金浩在夢中被阿婆的叫聲驚醒。

一大早起來做飯的阿婆去招呼念念,看到念念倒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身上嚴嚴實實裹著一層床單,沒有一點動靜,摸摸鼻息也沒有喘氣的感覺。

早知道念念的系統要出問題,可是沒成想來得這麼快。

金浩看見躺在地板上的機器人軀體,想起頭天晚上自己還那樣刺激她,真是悔不當初啊,畢竟這個念念陪伴了自己三十年,總是有感情的,眼淚不知不覺汩汩而出。

 


 
 
   

 

 


 

 

熱門推薦

 

 




 

 


 

大家都在看



這裡滾動定格
首頁
女友久病後「醒來」他們結婚,結婚當天女友懷裏掉出個袋子暴露她的身份…
  

 

 

聲明:Love分享 生活網,網站內容均從網路上收集或網友提供,內容的完整性正確性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本站嚴禁使用者發表侵害版權或智慧財產之內容,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右方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  使用注意事項 使用規則   | Facebook隱私權條款   | 隱私條款 | 侵權舉報 | 著作權保護 |   聯絡我們 |   廣告合作